2011/07/14

我在W&N的这五年(一)

进公司的初期,因为公司是半导体公司,我的部门是嵌入式系统开发部门,主要的产品是ARM架构的芯片,在当时应该算是比较不错的方向。而我之前因为从事的是仪器相关的软件开发,和嵌入式还是有很大差距的,简单的说就是在进公司之前我是完全没有接触过ARM的,自己对这一方面完全不了解。因为明白自己的差距,在进入公司的前几个月非常的认真和勤奋地看ARM的相关资料和公司相关产品的现有代码,这个时候的进步往往是最大的,因为很多知识都是从零开始的,我进公司大概不到3个月就开始和客户打交道,我的第一个项目是为 aigo 的PMP 产品提供多媒体库。那个时候的工作劲头特别大,为客户解决bug在公司加班到晚上八、九点是常事,有几次因为aigo某些需求比较急,甚至在家里加班到凌晨2点。做新人时总是担心自己不够努力不够专业不够牛而被别人看低,所以从不吝啬自己的时间去学习新东西去加班,从不觉得周末加班是件不可接受的事,哪怕那时我都不知道加班可以调休甚至知道后也从未要求过。那时有的是奋斗的动力,干劲十足,希望得到上司的肯定,希望能在这个公司好好干下去。

2006年底,我们部门的小辛同学要离职,他在公司呆了5年多,我们项目的很多架构和代码都是他写的,是个非常牛的家伙,我知道这个消息的第一反应是实在太可惜了,还没有机会跟他好好的学习。因为小辛离职,所以我需要维护他之前写的PMP的GUI 库,GUI库算是我们PMP项目的灵魂,对于当时的我来说还是非常复杂的,而且代码非常多,大量采用的Windows框架中的Message机制,为了能够尽快的将这个库熟悉并维护起来,当时我还是压力挺大的。记得当时我和蘑菇通过email说这件事时,她回我说:其实我们都不是有野心的人,需要这些压力推着我们向前走。确实,那个时候很多的动力都是来源这样的压力。

2007年4月,我们部门的WY又离职了。WY和小辛都是浙大计算毕业的,在公司呆了2年,WY在多媒体编解码上有些研究,特别是图片解码,写代码也是把好手。在aigo的另一个项目DMB上,我和他同时支援过客户,也学到了不少东西。WY离职后,我们整个部门就剩下了4个人。我没想到我才入职不到一年,同一个team的人就走得这么快,后来慢慢的就发现:离职其实是常态。

在工作上这一年,有很多的第一次,比如第一次加薪,第一次得到老板的称赞,第一次真正的接触客户,第一次做项目,第一次和客户中的英国工程师打交道。说到那次和英国人peter打交道,我觉得还是蛮有趣的。peter代表的是一家英国的GPS制造商,和我们公司合作给另外一家手机design house做方案,因为客户在使用我们的芯片收发GPS的数据时,发现了丢失数据的问题,于是公司派我过去和客户沟通,于是就碰上了peter。peter是一个快50岁的英国工程师,典型的欧洲人外形,不会中文,而我的英文确实也比较烂,所以起初两个人沟通的时候,我表达还是很犹豫的。后来发现实在听不懂,作为软件工程师我们还可以通过代码沟通,我就慢慢的放松很多。虽然一起工作时间不是太久(因为三天内这个问题我们就解决了),但是却是我这几年为数不多的和老外沟通工作,用英文去表达的机会。

那个时候除了工作,其他生活方面也挺丰富多彩的,公司有一帮差不多年纪的年轻人,比如和我同一天入职的BRHUANG,坐在我后面的GHGUO,CP部门因为HL的原因认识的JXH和晓丽,CM的LYR,以及后来和我一起租房的WT,都从学校毕业不久,所以上班的时候会通过公司email吹牛打屁,下班和周末也会经常一起出去运动、吃饭、唱歌,那时候感觉很快乐。可惜2008年我在公司的工作电脑硬盘意外损坏,数据全部丢失,导致所有的email全部丢失,损失了很多回忆。

Comments (1)

  1. 2011/07/14
    zhenyu said...

    写的好, 关注中

    [Reply]

Leave a Reply